从首富到“首负”,265亿身价青海首富,从开直升机到禁坐高铁|

发布时间:2019-12-14 00:27:54   来源:号外    点击:   
字号:

原标题:从首富到“首负”,265亿身价青海首富,从开直升机到禁坐高铁

双十二过去,元旦近在咫尺,过完元旦,春节还远吗?

春节最让人头疼的莫过于挤挤攘攘回家之途了吧!

高速堵车、高铁飞机一票难求,怎么办?只能说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

两年前,一则《国庆高速太堵?资阳男子直接开直升机回家》的消息红遍网络。

直升机的主人就是鼎鼎大名的“钾肥大王”,藏格控股(000408,SH)实控人肖永明。

他用了20年时间,从一个饭店老板,做到265亿身价的“青海首富”;

他又用了2年 时间,从青海首富做到“首负”,债务缠身、被市场禁入、成执行人,更被爆出 “身家180亿,负债220亿”的新闻。

遥想肖董当年,雄姿英发,高速太堵,开直升机回家,风光无限!如今连高铁都不能坐了,令人唏嘘不已。

12月2日晚间,藏格控股公告披露称,因虚増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等问题,公司实控人肖永明被采取5年市场禁入措施,并处以90万元的罚款。

这也是继今年4月肖永明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后,对其的又一限制措施,青海首富究竟怎么了呢?

肖永明1964年7月出生于四川安岳石羊镇一个农村家庭。当地因“安居于山岳”而闻名。

他的父亲名叫肖方林,没有读过书,却当过生产队长,非常精于跑业务。

改革开放之后,肖方林做过风箱、算盘、麻绳等生意,有了一定积蓄后建了永鸿塑料厂,一时做的风生水起。

可以说,肖永明是一个小富二代。

而肖方林有五个孩子,肖永明是老大,从小学习不好,很调皮,从学校毕业后就跟着父亲做生意,全国各地跑。

在17岁那年,“小镇青年”肖永明就在父亲的塑料厂做了副厂长,一当就是14年。

1996年,三十而立之后的肖永明开始外出打拼。他选择了很多四川人都会去的藏区,但不是拉萨,而是进入青藏高原的第一站,格尔木。

格尔木是连接西藏、青海和甘肃三地的交通要塞,青藏、青新、敦格三条公路干线在此交汇,这里最丰富的矿产资源是钾肥。

自古至今,出入藏区都必须经过格尔木。肖永明来到格尔木,首先做的是餐馆,开了一家“小小酒家”。

上世纪90年代,凡是来过格尔木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小小酒家,它是当年格尔木餐饮业界的一个标杆。而就是一家小饭馆,改写了肖永明的财富史。

因地理位置优越和肖永明独特的经营之道,六年后“小小酒家”不仅成为了当地最好的餐厅之一,更难得的是肖永明也因此积累了大量的人脉资源。

时逢格尔木正依仗察尔汗盐湖丰富的钾盐资源,大力发展钾肥产业。据悉,察尔汗盐湖东、西段的进行工作的大大小小的公司达到了近20家。

毫无疑问,肖永明、林吉芳夫妇抓住了这次机遇,2002年11月ta们创立了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藏格钾肥”,即如今上市公司藏格控股业务主体),主要经营钾肥为主的一些肥料生意。

后来,为了方便管理、节约资源等问题,青海省政府成立了昆仑矿业公司,整合察尔汗盐湖铁路东钾盐资源,统一布局、统一开发、统一供矿、统一销售。

深谙生意之道的肖永明当然不会错过昆仑矿业,利用人脉出资100万元拿到了昆仑矿业1.25%的股份,并且在随后几年不断加码,终于在2009年通过收购,藏格钾肥控制了昆仑矿业。

这其中有一个问题是,肖永明作为一个“外来人”,为何在青海格尔木的钾肥企业资源整合中如此成功?

这就不得不说肖永明出众的资源和人脉。

2010年10月,也就是肖永明收购关键期之时,刘汉旗下金路集团公告称,将持有的绵阳小岛建设开发有限公司98.26%的股权转让给肖永明旗下的世龙实业,作价3亿元。

彼时,刘汉的事业如日中天,其被称为“潜在水底的真正富豪”,手握四川乃至全国大量政商资源(刘汉2015年被执行死刑)。

2013年6月,刚刚完成资源整合的藏格钾肥吸收了数家国有资本入股,包括金石投资、华景君华。

而且,自始至终肖永明都受着青海省农行的大力支持,所以他在资金上压力并不大。

羽翼逐渐丰满的藏格钾肥,是时候在资本市场上有所作为了。

2014年9月,藏格钾肥计划IPO登陆资本市场,拟募资20亿元。

而此时,恰逢深陷退市危机的金谷源在寻求“金主”,肖永明果断放弃了IPO之路,最终作价89.39亿元借壳金谷源成功在2016年上市。

成功上市后,藏格控股成为了我国钾肥第二大股,肖永明成为了钾肥大王,身价也是跟着水涨船高。

在2015年,肖永明的身家还是60亿元,但是公司上市后,其身家财富增值342%,暴涨到了265亿元,一跃成为青海省首富。在16年的胡润百富榜中,肖永明由第539名飙升到第64位。

不过,成也萧何败萧何!从餐馆转型为钾肥,尝到甜头成为钾肥大王之后肖永明,希望故技重施,没料到却在成为“中国铜王”的路上跌了个大跟头。

早在2012年,为了谋求藏格钾肥借壳上市,肖永明将藏格钾肥将所持巨龙铜业42.88%股权转让给藏格投资。

也就是说,巨龙铜业其实是藏格钾肥剥离的一块资产。彼时巨龙铜业100%股权估值仅为3.5亿元。

巨龙铜业旗下的驱龙铜多金属矿铜资源量达1000万吨,是目前国内已探明的第一大铜矿。

今年7月15日,藏格控股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拟向藏格投资、中胜矿业等发行股份,收购巨龙铜业100%股权,巨龙铜业100%股权暂作价280亿元。

这时候,巨龙资产净资产不超过20亿元,溢价率高达13倍。

正是这项收购,让青海首富开始走下坡路。

为了向巨龙铜业输血,肖永明频频杠杆融资,除了抵押资产进行银行贷款外,因为借壳上市所持藏格控股股权被锁定3年,不能减持套现,肖永明频频股权质押融资。

最终,肖永明的重组计划夭折,巨龙铜业巨大的资金缺口依旧很大。

肖永明真正的“麻烦”源于一份亮眼的财报成绩单。

今年4月底,藏格控股公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2018年藏格控股实现营收32.74亿元,同比增长3.19%;实现归母净利润12.99亿元,同比增长6.98%。

而这样一份业绩亮眼的年报却被审计机构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称上市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自查后,藏格控股称,2018年,肖永明为实控人的藏格集团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2亿元,期间虽然归还5000余万元,却仍有21.5亿元没有归还。

随后的6月20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藏格控股进行立案调查。

与资金占用同时浮出水面的,是藏格集团的债务问题。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藏格集团未经审计总负债已经达到了193.21亿元,整体负债率为67.21%。公司一年内到期债务62.16亿元。同时,肖永明控制的永鸿实业未来一年内到期债务28.07亿元。合计起来,肖永明及家族的债务共有221亿,而一年内需偿还的就高达90.23亿元。

肖永明先是在今年4月份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然后在今年6月份又因涉嫌财务造假、占用资金等问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9月,肖永明又被迫卸任藏格控股法定代表人,如今又被采取5年市场禁入。

就在两年前,肖永明因为“开直升机回家”出了名,而今天却连高铁都被限制乘坐,不得不说资本路上崎岖多,一步错就有跌入万丈深渊的可能,所以还是要脚踏实地、稳扎稳打,只不过肖永明还有机会再次“风光回家”吗?

可以肯定的是,今年肖永明如果回家,是不会有那么风光了。

参考资料

中国经营报《“青海首富”肖永明资本术》、

公司进化论《青海首富肖永明: 从饭店老板到钾肥大王》、

界面新闻《财务造假、资金占用 “青海首富”肖永明被市场禁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