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_薛兆丰:拿什么治理网络平台

发布时间:2019-01-13 12:13:40   来源:职场    点击:   
字号:

原标题:薛兆丰:拿什么治理网络平台

这个时代网络平台越来越多,政府如果直接出来管理这些平台上的个体,就会面对无数的麻烦和冲突。那平台究竟应该怎么管?网规应该怎么制定呢?经济学家薛兆丰发表了一篇文章,谈了网络平台治理应该遵循的3个规律。

第一个规律,平台治理应该是多中心的。

薛兆丰认为动态的、多中心的、而且是多方共同参与的平台规则体系,才是值得追求的目标。比如说,随着淘宝平台上交易量的暴涨,产生的纠纷就不可能再用“自上而下”的方式来解决了。因为不同品类的交易,会涉及到不同的交易规则、不同的信息细节,自上而下很难解决。合理的解决办法应该是遵循“自下而上”的思路。招募来自不同阶层的陪审员,对纠纷进行多中心的处理。根据这个思路,淘宝推出了“淘宝判定中心”,就是请网上的志愿者组成陪审团,对网上的纠纷进行判定。目前很多网络平台,也逐步出现了多中心的治理方式。比如说,以社交为核心的微信和微博;以版权处理为核心的乐视和爱奇艺;以撮合为核心的滴滴和优步,都在用上面说的这种多中心化的方法来治理平台。所以,如果平台上人群比较复杂,多中心化的方式是一个治理的好手段。

第二个规律是,有效监管应该分层。

什么叫有效监管分层呢?举个例子,2015年交通部规定,想要通过滴滴、优步这类app跑出租,必须要有相关的从业资格证,但是颁布这个规定的时候,全国已经有100万以上的人通过各种app在开出租车了。如果单凭公务人员去监管,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像滴滴和优步这样的平台,就适合帮政府来承担相关工作的责任。因为他们有比政府更详细的局部情况,有更有效的管理手段。所以说,平台协助政府管理,可以大大减少政府的监管成本。再比如,现在网店越来越多,有关部门觉得现在开网店也要进行工商登记,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制网店的假货横行,所以现在工商登记的流程越来越简单,为的就是方便网店店主登记。但是,薛兆丰认为,网店是否登记,并不取决于登记方不方便,而是首先要考虑它到底合不合理。打个比方说,这就像我们不能因为婚姻登记方便了,就要求人们先登记才能谈恋爱。所以从现实的角度看,要求所有开网店的人都工商登记是不合理的。创业是一个慢慢发展的过程,不可能一开始就标准化。一开始就太过标准,反而会把很多创新扼杀在摇篮里。况且,即便是所有网店都进行了工商登记,假货也不可能消失。网上卖假货的根源在于找不到卖假货的人,只要是这个源头没法把关,监管的再严也没什么效果。所以说,与其监管每一个个体,不如直接监管平台,平台再监管个体,这样分层的管理,成本低,效果也比较好。

第三个规律是,用汉德公式来界定谁负主要责任。

刚才我们说到,监管应该分层,但如果平台承担所有责任,平台就会不堪重负。那平台到底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呢?我们可以参照汉德公式的原则,什么是汉德公式呢?这是一种界定责任大小的办法,就是说,谁比较容易避免事故,谁的责任就大,谁不容易避免事故,谁的责任就小,这么说有点抽象,举个例子您就明白了。比如说,酒驾司机和路上的行人,都可以通过小心翼翼来避免交通事故。但让喝了酒的司机自觉不开车的成本,要比让行人识别这辆车的司机是不是酒驾了的成本低吧,所以酒驾司机就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这就是汉德公式,汉德公式一样可以用在平台上。比如说,顾客花了20块钱在淘宝上买了块劳力士金表,那责任应该在顾客而不在平台,因为这块表显然是假的嘛,顾客其实很容易自己就做出辨别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顾客就不能要求平台赔他一块真的劳力士金表。所以说,利用汉德公式这个工具,就可以清晰的辨别主要责任在谁。

以上就是薛兆丰认定的对于网络平台治理的三个规律,想要管理平台,第一是多中心化管理;第二是监管要分层;第三是用汉德公式来界定谁负主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