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四季度投资新兴市场需谨慎?这些机会值得考虑一下

发布时间:2020-09-29 12:41:51   来源:管理    点击:   
字号:

原标题:四季度投资新兴市场需谨慎?这些机会值得考虑一下

在新兴市场上周录得3月来最差走势后,德银、高盛均不看好第四季度新兴市场国家的资产表现。

在今年上半年,受到全球货币、财政刺激政策的提振,新兴市场资产与发达经济体同步复苏。但这一情况在进入9月后逐渐扭转,在上周的5个交易日中,新兴市场国家的股票、货币和债券录得了自3月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以来最差的单周表现。出于对美国新一轮财政刺激措施难产的担忧,新兴市场货币的隐含波动率与七国集团(G7)货币之间的差距也扩大至6月以来最大值。

同时,根据摩根大通资产管理投资专家莫里斯(Tim Morris)的测算,MSCI新兴市场指数中约35%的股票的投资收益率均低于0.5%。今年截至9月中旬,即使将股息计算在内,该指数也已下跌约1%。

而在众多分析师眼中,在接下来的第四季度,投资新兴市场可能会更加危险,在投资时要区别对待,精挑细选,不论股债汇都有投资机会。

新兴市场投资前景遭唱衰

德意志银行表示,将对新兴市场的信贷类资产采取“更具防御性的立场”。此前,在全球央行刺激政策以及投资者追求高收益率的推动下,新兴市场的美元债务连续5个月增长。而如今,德银预计,美国大选的波动性将加剧投资者对风险资产的抛售。

高盛集团建议其投资者在“尘埃落定”前,即使能提供高收益,也先不要购入墨西哥比索、南非兰特以及俄罗斯卢布这三种其看好的新兴市场货币。上周,上述货币对美元的汇率波动预期上升得最多。

高盛策略师潘德勒(Zach Pandl)称,“由于美元仍在波动中,市场仍关注相关风险,做多这些货币为时尚早。”

新兴市场的宏观环境和债务问题也是投资者忧虑的因素。

印度和巴西是东亚以外最大的两个新兴市场,但同时也是全球受到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国家,而且疫情在其国内的蔓延至今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巴西还在全球防疫支出最多的国家之一,据巴西《圣保罗页报》报道,由于采取防疫措施,巴西政府公共债务将大幅增加,预计今年巴西政府公共债务总额占GDP比例可能达到98.2%,大大高于去年77.9%的水平。债务压力紧随其后的是土耳其和南非。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的新兴市场债券高级投资经理鲍尔迈斯特(Eric Baurmeister)称,“在今年第四季度或明年年初,市场就会忍不住质问,这些国家正在采取什么措施来抵消这笔债务?”

而在投资者眼中,新兴市场在第四季度整体的前景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聚集在中国的快速成长的创新公司的表现。

今年迄今为止,iShares MSCI中国交易所交易基金上涨了15%,新兴市场互联网与电子商务ETF上涨了45%。而同期,追踪新兴市场整体表现的iShares MSCI新兴市场ETF(仅刚刚恢复到3月大跌前的位置。

投资新兴市场需区分对待

不过,在众多分析师眼中,比起完全看空新兴市场,对哪些新兴市场以及哪些资产进行精挑细选更为关键。

在货币方面,高盛的全球外汇部门负责人特里维迪(Kamakshya Trivedi)和新兴市场跨资产研究部负责人马斯里(Caesar Maasry)在上周四发布的研报中称,墨西哥比索确定为最有吸引力的新兴市场货币,因为其具有“高周期性贝塔值以及高套利性”。仅次于墨西哥比索的则是南非兰特和俄罗斯卢布。

“比索仍然是我们在新兴市场货币中的首选,虽然与其他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利率更高的货币相比,比索继续上行的空间相对较小,但近期的抛售意味着美元对比索仍然比疫情前的汇率高出10%以上,疫情前美元对比索为19左右。”研报称,“从中期角度来看,综合考虑比索较理想的宏观基本面与其可提供的相对高收益率,比索不失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选择。”

高盛还看好兰特和卢布,因为兰特“被严重低估”而卢布以及抚平了年初至今所有的抛售。但高盛也强调了两者的“国内风险因素”,即南非将于10月公布的中期预算方案和动荡的国内政治,以及俄罗斯渐渐衰退的宏观经济情况。

在债券方面,新兴市场各经济体今年以来的表现也存在明显的差异。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今年至今整体流入新兴经济体债券市场的资金尚不足以填平3月时890亿美元的资金流出额,8月时,新兴市场债市更自3月来首次录得整体流出。

但细分来看,汇丰汇编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中国政府债券(包括所谓的政策性银行发行的债券)吸引了890亿美元的外国资金流入,韩国政府债券也吸引了180亿美元外资。与之相对,印度、墨西哥、巴西、土耳其、南非的政府债券则出现大量资金流出,分别流出130亿美元、130亿美元、90亿美元、70亿美元和40亿美元。

汇丰的新兴市场利率研究全球负责人德席尔瓦(Andréde Silva)总结称,低收益、高评级的主权国家往往录得资金流入,而其他一些经济体则困难重重,其中最为困难的是那些在疫情暴发前就需要进行改革的国家。此外,三个在疫情后主权债务增长最快的国家——巴西、南非和印度也是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国家。

“那么,这些新兴市场经济体会陷入债务危机吗?” 德席尔瓦认为,“它们并不一定会走阿根廷的老路,但存在很大的风险,并且在获得债务稳定计划前,围绕债务问题的争议一直会萦绕。”

同样,新兴市场经济体股市的前景也各异,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可提供较好的投资机会。

“可以在新兴市场股市中找到值得投资的世界一流的企业。”JOHCM全球收入促进者基金的投资组合经理卡普托(Giorgio Caputo)称,“拥有这些企业的新兴经济体已经从纯粹的制造业迈进了一步,拥有了自己的IP或知识产权,尤其是技术方面的知识产权。”

在他看来,韩国、中国台湾地区的企业以及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企业正在做出上述飞跃。该基金目前持有的股票中有两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企业,一个是台湾半导体制造公司的美国存托凭证,收益率约为2%,另一个是三星电子的优先股,收益率约为2.8%。

洛克菲勒资本旗下的Vios Advisors的董事总经理巴皮斯(Michael Bapis)也表示,虽然疫情、大选等因素会带来短期市场波动,但专注于技术可以帮助新兴市场的股票变得更加精良,并为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机会。

“这些股票已经走弱了这么长时间。”他称,“现在,我们正看到由技术驱动的一些激烈的全球扩张,技术正在改变所有地方的所有一切。而一些技术主导型的企业将从发达经济体向新兴市场经济体迅速扩张,这就是投资新兴市场股市的机会所在。”

奥本海默的技术分析主管韦德(Ari Wald)也称,“我们认为包括新兴市场在内的全球股票现在正在逆转,将不仅仅在今年内,而且一直到2021年都将有进一步上涨的空间。”

与巴皮斯一样,韦德也认为在新兴市场股票中,潜力股正从传统的大宗商品类股向科技股转移。在EEM中,科技股如今的占比为26%,而工业股仅占5.5%,能源股占5%。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后歆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