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两大金融数据超预期!专家为你挖掘数据背后隐藏的信息:

发布时间:2019-12-14 00:28:21   来源:潮生活    点击:   
字号:

原标题:央行两大金融数据超预期!专家为你挖掘数据背后隐藏的信息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经历了10月信贷社融投放季节性回落之后,11月信贷社融如期重新回暖。12月10日,央行发布的11月金融数据和社融增量数据显示,两大数据超出市场预期:

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75万亿元,预期1.5万亿元,前值6189亿元。环比增加7287亿元,同比多增1387亿元。

对此,「看懂经济」邀请几名看懂经济评论作家对此文进行了深度解读。(评论内容精选自看懂App的解读)

社融增速基本稳定,企业债券和非标融资,尤其委托和信托贷款月度融资基本保持平稳,企业中长期贷款持续改善。整体来讲,符合逆周期调节节奏。居民短期贷款同比少增27亿,连续第五个月同比负增,背后主要是政策严查短贷违规进入楼市(之前存在挪用消费贷偿还房贷的类似“借短还长”行为)。

按揭为主的居民户中长期贷款新增4689亿,同比多增298亿,显示地产需求仍基本平稳。初步判断明年大环境仍是“房住不炒”,但将会有更多的城市“因城施策”。毕竟对于大中城市来讲,地产是“刚需”,未来随着人才流动和新型城镇化建设,大中城市的地产价格不会出现趋势性下降的局面。

今年以来,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联合乏力,起到了托底经济的作用。其中,财政真正实现了“让利于民”;货币也从年初开始发力,一季度的天量社融对后面的经济增速构成了良好支撑。“逆周期调控”思路得到了完美体现,问题是,任何政策都是有成本的,人们不能只看到逆周期调控“宽松放水”的以免,也要同时注意到负面影响和政策的可持续性。

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今年美联储降息三次,包括美欧在内的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都先后开启了“低利率”模式,我国的货币政策却相对独立,只是通过LPR和MLF、OMO等实现了变相降息。为什么我国没有跟随美欧等国家同步降息呢?道理很简单,传统货币政策影响“大而广”,缺乏针对性,刺激经济的边际效果不断减弱。这意味着,为了支撑一定规模的GDP增速,需要越来越多的货币投放(新增债务)。

因此,单纯依靠货币投放维持经济的道路越走越窄。此外,财政长期大量投放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今年让利于民真正使得财政“入不敷出”。如果明年还想保持今年这种投放力度,在赤字率不变的情况下(如果提升赤字率,会对人民币汇率和国际资本流入造成压力),就需要考虑财政收入从哪里来。如果采用增税的方式,无异于紧缩的财政政策,与逆周期调节的初衷相矛盾。

于是,这就涉及到财政的可持续问题。解决上述问题的关键,不在于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而在于整体宏观调控思路的解决。一种可行的方式是,“以财政稳经济,以货币稳债务”。

即中央政府用国债来替代地方政府期限短、成本高的地方成本债,以发债来支撑需求;货币政策当局以国债为基础来吞吐国债,如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大量购买国债。在这种手段下,财政与货币的界限越发模糊,财政本身变成了一种货币手段,而货币则“退居二线”,起到为财政及其它政策“降成本”。

新增贷款大幅上升但M2回落,主要由于:

1、 从2018年11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开始实施,即2018年11月申报个人2018年10月的所得税,将工资薪金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到每月5000元。导致去年11月居民存款大幅超季节性上涨。但从今年1月开始,个税实施累计预扣法,导致个人年初的累计预扣预缴应纳税所得额较低,税后收入相应增加,但临近年末累计额增加,甚至出现跳级,导致税后收入大幅下降。因此今年11月居民存款同比大幅减少了5000亿。

2、 个税改革也导致财政收入出现较大变动:去年11月因个税抵扣导致财政收入同比下降5.4%,而支出依然保持较高增速,导致去年11月财政存款减少额远超季节性,而今年财政存款减少额符合季节性,因此,规模同比减少了4400亿。

3、 而对于用地方债务置换来解释贷款上升但M2下降,实际上不是11月所独有。今年以来一直出现企业贷款很高,但企业存款较低的情况。原因一是企业很难继续通过“非标”融资,监管“开正门堵偏门”导致银行表内资产端扩张较快,但负债端变动不大。二是能拿到贷款的央企、国企,真正拥有实体经济投资的依然不多,很多企业存款仍会以购买理财或资管产品的形式回流银行,这也是近几个月非银存款上升速度远超季节性的原因。

2020年的贷款和社融增速,主要依赖于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宽松力度,上周政治局会议定调中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实际上就是政策层依然认为我国经济的潜在增速依然处于较高水平,因此,“稳就业”会是政策的重中之重。明年3月“两会”制定GDP增速,很有可能依然定在6%以上,则政策托底的压力就会更大,也将导致货币和财政政策宽松的力度更大。我们定义2020年或将成为信用重建的“元年”,金融数据将企稳升。

明年稳增长压力还是很大。最近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没有提房地产,房住不炒被暂时剔除,信号作用明显。最近两天有个别城市放松限售。预计居民长贷增速或者会有所增加,但受到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的约束,居民长贷增速总体下移。

基建投资基数庞大,政府受到财政约束,估计基建投资贷款增速也没提升空间。当前逆周期管理可能会让贷款增速在明年初略有反弹,但明年全年经济增速回落,总贷款增速和货币增速会伴随经济增速回落。

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略超季节性,但如果考虑到上个月明显偏弱的社融数据,本月社融数据的反弹相对明显,社融的增长的主要贡献力量是超预期增长的信贷。

考虑今年前九月专项债对社融的重要性,地方债额度用尽的背景下,这一社融规模增长还是相对不错的。M2受到的扰动因素较多,社融增长不错的情况下,M2下滑应当并非趋势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