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经济:三年后我们回头看 病毒经济

发布时间:2020-02-26 12:33:28   来源:净值    点击:   
字号:

原标题:病毒经济:三年后我们回头看

作者:

何伟文(He Weiwen)

全球化智库(CCG)副主任兼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中美欧研究中心共同主席。

农历新年前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中国完全措不及防。截至2月15日,确诊病例总数达到68500例,是2003年SARS(5723例)的10倍多。疫情中心湖北省有56244例,占全国总数的82.1%,省会武汉占全省的70.2%。随着世界各地陆续出现病例,世界卫生组织于1月30日宣布疫情是“国际关注”事件。

中国迅速进行了全国动员,并在国内采取严厉措施抗击疫情,包括禁止进出武汉,大范围实施航空、铁路、公路和水运旅客出行限制。许多城市的居民小区被隔离,所有居民被要求尽可能呆在家里。商业活动暂停,学校延期开学。

这些举措对经济产生了严重影响,餐饮、旅游和零售等行业受到重创。2019年,中国传统节日春节的出行人次达40亿,今年则减少了八成以上。去年春节期间,餐饮业营收为7300亿元人民币(1050亿美元),今年则下降到最低水平。

工业生产也受到严重打击。例如,今年1月份的汽车产量比去年12月下降33.5%,比去年同期下降24.6%。2月份的降幅无疑会更大。截至2月12日,中国183家组装厂当中只有59家恢复了生产,17%的组装厂在2月23日前不会复工。2019年,旅游业每天新增产值159亿元(23亿美元),如今已一落千丈。

中国供应链的中断正波及到其他国家。由于缺少来自中国的零部件,日产(日本)和现代(韩国)的国内组装厂均已暂停运营。德国2019年的全球汽车销量为1590万辆,价值4300亿欧元,其中中国市场的销量为520万辆,合1500亿欧元。德国已经关闭在中国的300多家整车和零部件工厂,而停工意味着每天6000万欧元的利润损失。

供应链中断令全球贸易流动进一步恶化。俄罗斯塔斯社最近报道说,全球出口每周减少了2000亿美元,比中美贸易战的后果还要严重。

年初以来,中国石油消费的大幅放缓也拖累全球油价下跌了16%。欧佩克正准备提前召开例会,审议延长削减产油配额的可能性。

悲观情绪蔓延

最近几周,中国国内和世界各地对2020年经济前景的悲观看法层出不穷。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国研究部主任裘德·布兰切特估计,冠状病毒疫情若持续半个月,中国就将损失2.7%的GDP,即3800亿美元,从而使2020年的GDP增长率减少0.2个百分点。牛津研究所估计,中国第一季度GDP增长将减少0.4个百分点,全年增长在5.6%左右。高盛预计中国2020年GDP增长5.5%,但如果疫情持续三个月以上,GDP增长会降至5%甚至更低。

牛津研究所的本·梅认为,当前中国的冠状病毒疫情比2003年的SARS更加严重,由于中国占世界贸易的份额已经从2003年的5.3%上升到目前的12.8%,因此2020年全球GDP增长将减少0.2个百分点,降至2.3%,这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澳大利亚国际政策研究所的罗兰·拉贾估计,如果中国的GDP增速降至4.5%,全球2020年的GDP增速将会减少0.3个百分点。

然而,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和IMF发言人格里·赖斯都表示,现在进行估计还为时过早,后者更表示影响只是暂时的。世界银行2月3日发表声明说,中国政府拥有足够它所需要的政策空间,来应对疫情对该国经济的影响。

SARS无法相比

也有专家因中国2003年SARS时期的经历而持乐观态度。SARS爆发曾使中国2003年第二季度的GDP增长减少两个百分点,降至9.2%。SARS结束后,经济从第三季度开始强劲反弹,结果2003年全年的GDP增幅达到10.1%,高于2002年的9.1%。

这一势头延续到了2004年和2005年,这两年的GDP增幅分别达到10.1%和11.4%。SARS持续了六个月,从峰值到消失有三个月时间。当前的疫情也有类似的时间线,因此乐观者相信,中国会重复2003年的表现。

不过,简单的经验类比值得怀疑。从深度和广度看,冠状病毒对经济的影响远超17年前的SARS。2003年的SARS只有5723个病例,不到目前新冠肺炎病例的1/10。截至2月15日,新冠肺炎病例已达68500例,而且每天还在以1000多例的速度增长。SARS疫情期间,市民的旅行、购物、餐饮不受严格限制,工厂或学校也没有关闭,疫情主要集中在广州和北京,除了要对来自外省的游客进行检查,其他省份几乎没受什么影响。

其次,SARS过后的经济反弹更多有赖于投资和房地产开发,这在今天已经不那么奏效了。2019年,资本形成总额只拉动中国GDP增长2.0个百分点,房地产泡沫下,房地产的开发不再被鼓励。

第三,贸易反弹对SARS过后的经济反弹起了重要作用。当年贸易增长了37.1%,是10年当中最高的,其原因是拥有“入世”优势,以及中国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这一优势如今不复存在,相反,中国正面临着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盛行的全球贸易环境。

第四,眼下企业的成本与收益远不如2003年时有利。新冠肺炎爆发前,中国的工业利润比上年下降3.3%。由于劳动力成本、租金、公用事业支出和银行利息上升,加上业务暂停,大批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已濒临倒闭边缘。清华大学最近对995家中小企业的调查发现,85.0%的企业连三个月都撑不下去。

因此,现实的经济困境将是非常复杂的。经济反弹和全年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当前疫情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以及政府正确的政策和创新性商业路径。简单的线性经验分析并不是全部答案,中国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谨慎的信心

乌云中已经出现一丝曙光。本文撰写时,每天新增病例数量已连续三天下降,2月12日全国为15152例,2月13日5090例,2月14日2641例,2月15日2009例。数据还显示,湖北省从2月12日的14840例稳步下降到了2月15日的1843例,湖北以外地区的数据尤其令人鼓舞,新增病例连续12天下降,从2月3日的890例下降到2月15日的165例,有几个省份的新病例为零。

除非出现第二个高峰,否则整个疫情将很快得到控制。与此同时,生产和服务的恢复已在全国各地展开。照此情形,经济活动有望在3月下旬恢复正常,并在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回升。

如果是这样的话,新冠肺炎对中国2020年全年经济的负面影响将是有限的。现在需要政府有正确的政策组合,需要有新的商业路径,特别是:

第一,为各类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提供积极的财政和金融支持,确保它们的生存和发展。这类政策措施中央和地方政府皆可广泛实施。

第二,为发展寻找创新型新动能。疫情期间,我们见证了医疗防护服、口罩和医疗设备生产、物流和配送方面的非凡活力,尤其是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惊人的建设速度,只用了10天时间,这在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

而且,亿万居民的生活必需品供应得到了很好的保障。所有这些都是经济增长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全国抗疫行动加快了人工智能、物联网、机器人、网上购物、远程诊断、智能驾驶以及城市、社区和企业智能化管理的发展。这将成为推动2020年及以后中国技术、产业和服务发展的惊人驱动力。

第三,继续开展国际合作。暂时的疫情没有也不会改变中国在全球供应链的核心地位。对中国来说,当务之急是避免国际贸易流动的中断和延迟。在这方面国际商业界已经给予信任,英国驻华商会主席圣·约翰·摩尔表达了许多在华英国企业的心声。他说,我们会留下,我们不会离开。

一位著名英国经济学家曾经发现,疾病对经济的影响很难量化。在某些情况下,如果政府采取正确的政策,疫情过后可能会出现更强劲的增长。最近的例子是巴西。2016 年寨卡病毒大规模爆发,给巴西经济带来致命打击,因为2015 年巴西的经济增长率已经是-3.5%。疫情过后,2016年巴西经济增长率为-3.3%,略好于上一年,2017年和2018年经济都在回升,每年各增长1.1%。

如果政策和路径得当,如果成功与国际社会进行合作,中国经济增长在中期内很可能仍将处在趋势线上。假如把2020、2021和2022年放在一起,待三年之后再回头来看,那么我们很可能看到的是,三年整体的增长与没有新冠肺炎并无多大不同。

原题:病毒经济:谨慎的信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美聚焦网立场。

➤本文为中美聚焦网专栏作家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与中美聚焦网共同所有,如需转载请与中美聚焦微信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