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想对欧征税?欧盟贸易新掌门答一财:团结一致强力应对|

发布时间:2019-12-14 00:29:42   来源:净值    点击:   
字号:

原标题:美想对欧征税?欧盟贸易新掌门答一财:团结一致强力应对

在美欧贸易冲突加剧、欧盟又失去了重要的裁判场合——世贸组织(WTO)下上诉机构的情况下,面对美国的关税威胁,欧盟要如何自保甚至反击?

当地时间12日,履新两周的欧盟贸易新掌门人欧盟贸易专员霍根(Phil Hogan)宣布了酝酿许久的欧盟贸易“执法武器”强化提案,这一法律升级行动将确保即便在WTO多边争端解决系统瘫痪的情况下,欧盟仍能以惩罚性关税打击其他不遵守贸易规则的贸易伙伴。

11日,WTO下上诉机构正式停摆,而美欧之间的贸易纠纷却没有减弱趋势。美国对欧盟加征的钢铝关税并未取消,又因WTO在波音空客案中的裁判结果威胁对欧盟再度升级关税,还计划因法国出台数字税对法国产品加征100%关税,且仍未放弃汽车税的威胁。

第一财经记者在霍根履新后的第一周在布鲁塞尔见到了他,当时WTO下上诉机构虽未瘫痪,但停摆之态已成定局,美方也已发出了对法国的关税报复讯息。

对此,霍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欧盟会鼓励美国(与欧盟协商)。但是,“在美国政府对欧盟公司实施强有力的措施时,我们也会团结一致,强力应对。”他说。

没有WTO,未来欧盟也能对美征税

按照欧盟法律,在上诉机构可以正常运行时,所有欧盟的对外贸易争端必须等待WTO上诉机构仲裁后,欧盟才能着手回应或进行贸易报复。

而欧盟此次修改现行条例的提议,正是对WTO上诉机构运作被封锁的直接应对。

欧盟表示,当下在WTO上诉机构职能缺席的情况下,WTO成员只需对专家组报告提出上诉,即可避免其义务并逃脱具有约束力的裁决。

如前所述,目前上述机构正式瘫痪,仅剩一位大法官。在最近一次WTO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WTO争端解决机制主席沃克大使(Amb.David Walker)指出,那些在12月10日之前提交或想要提交上诉通知书的成员方,如果还希望进行上诉听证的话,需要等待上诉机构恢复运作。

换而言之,在未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案件进入WTO争端解决机制后,只能止步于专家组的“一审”。

对此,欧盟未雨绸缪,早在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的侯任期间,就指示欧盟贸易司酝酿欧盟法律条例升级,优化欧洲“贸易防卫武器库”。

此前,在冯德莱恩发给霍根的任命书中,冯德莱恩表示,第一,强化欧盟的贸易工具盒,以防止WTO体系失灵时欧盟无计可施;第二,欧盟将任命一位首席贸易执法官,此人直接隶属霍根领导,监控贸易协议的合规情况。

12日,欧盟贸易司出台的声明则显示,目前欧盟已经全面细化了这两条指示。霍根则在声明中指出:“欧盟不能通过裁决来行使其权利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欧盟的经济利益无法受到保护。”

目前拟议中的欧盟法律变更将授权欧盟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专家组裁决对欧盟有利情况下,可以开征关税。

这一法条变更是为了避免败诉方采用向“不存在”的上诉机构提出上诉,从而令整个案件陷入死循环之中。

欧盟贸易司的这一提议需要得到欧委会以及欧洲议会批准,通常这样的程序需要花费9个月左右时间。

美欧贸易摩擦或继续升级

在11日上诉机构停摆的当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暗示,会对欧盟贸易关税升级,甚至加征100%的关税。

2日,WTO第二次驳回了欧盟对“美国诉欧盟补贴空客案”(下称“DS316案”)的申诉,并指出欧盟仍未取消在空客A380和A350等飞机制造方面的补贴,WTO方面再次肯定,美国可以对欧盟的商品和服务贸易产品采取(关税)措施,每年涉及产品的额度可以达近75亿美元。

USTR随后即表示,鉴于WTO报告以及(欧盟)在解决这一争端方面的努力缺乏进展,美国正在启动提高关税并添加对欧征税产品的程序。

同时,法国已正式就美国报复其数字税,拟向63项总价值为24亿美元的法国输美产品加征最高达100%的关税之事求助于欧盟。

在第一财经记者问及欧盟的应对方案时,霍根指出:“我们想要的方式是让美国同意我们的观点,即基于多边体系的WTO规则是所有这些争端应该被切实解决的地方。”

“在美国有意对法国商品征收关税的事情上也是如此,这是由法国征收数字税引起的。这也是我们认为所有这些争端应该在那里被解决的原因,而不是由美国采取单方面行动。”霍根表示。

实际上,美方此前因数字税问题对法国开展单边“301”调查,本身是否符合WTO原则就极具争议。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鲍恩就指出,美方应当去WTO立案,虽然说法国这一数字税的确具有争议,但是美国单边威胁加征关税,比起法国的数字税来,看起来更糟糕。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教授赵永升近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也指出,24亿美元金额不大。

“法美之间,总体而言法国具有贸易盈余,2018年法国向美国出口了520亿美元的商品,24亿美元差不多是总量的5%。”赵永升认为,“美国只选24亿美元商品,就说明了双方都知道这件事的底线和目的,这只是给别人看的。”

“这个目的非常明确,法国也预料到美国会强硬,因为这时候谁都不能退让。”他补充道,“但这一举措对美国来说,实际上有点得不偿失。因为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24亿美元的关税反制和其平时作风并不匹配,就会让人有一种‘不过如此’的感觉,因为对法国的影响本身也并不大。”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