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惨!猎豹股价暴跌,谷歌下架其应用,市值已不足3亿美元,还有得救吗?_猎豹移动市值

发布时间:2020-04-03 14:01:42   来源:博客    点击:   
字号:

原标题:太惨!猎豹股价暴跌,谷歌下架其应用,市值已不足3亿美元,还有得救吗?

文 | 熊乙

2月20号,猎豹移动旗下45款应用程序被谷歌从Google Play商店下架,叠加3月25日发布的2019年Q4及全年财报直戳业绩下滑现状,猎豹股价暴跌,市值降至3亿美元以下,而这个数字最高峰时是50亿美元。

傅盛不是没有预期。过去两年里,谷歌、Facebook等大型平台不断挤压包括猎豹在内的工具软件的生存空间,在傅盛看来,这是谷歌、Facebook系统完善后,与工具软件的必然之争,而营收高度依赖平台的猎豹们并没有多少话语权,面对平台的强硬姿态,多数情况下只有妥协。

猎豹还在努力争取和谷歌和解,傅盛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表示,他找到了一家第三方国际公司高管向谷歌带话,只要让产品上架,猎豹所有产品放弃广告SDK。这是一次断臂求生,包括移动广告业务,用户通过谷歌渠道购买和消费的虚拟物品收入,猎豹21.9%收入来自谷歌,放弃广告SDK,是为了保住谷歌平台上占比高达50%的用户群。

与此同时,猎豹不得不紧急跳转船头,收缩在海外的投入的同时,迅速回归国内市场。傅盛在前几日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将严控海外业务的成本费用,精简海外业务运营,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把猎豹海外的移动工具和超级休闲游戏带回国内。

夹缝中的腾挪转圜,傅盛并不陌生,但关键问题在于,这次押注的主赛道——AI尚未有起色,原有支柱业务就被腰斩,断崖式的坠落感让人措手不及。

借着新基建的东风和疫情创造的契机,猎豹的AI故事多了一些内容可讲,但能否跑通这个资本堆积、巨头对垒的赛道,实在有太多不确定性。喊出“All-in AI”口号的,猎豹不是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前有百度等巨头,后有中小创业公司,猎豹的转型之路注定艰难。

01

蜜糖与砒霜

傅盛是擅长先破后立的。其职业生涯里,不管是3721时期从最初的搜索业务中做出360手机卫士,为360抢下互联网时代一张入场券,还是金山时期避开巨头鏖战的国内安全市场,率先掘金海外,都是极具突破性质的举动。

猎豹正式出海之前,在国内市场经过了两轮洗礼——

2010年可牛影像与金山安全合并为金山网络,面对老东家360的强烈攻势,傅盛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可牛与金山团队整合后,砍掉可牛影像、金山网盾,集中力量做金山毒霸,后者在3Q大战时获得腾讯加持,成功站稳脚跟。

移动互联网时代,PC时代的优势难以为继,猎豹推出金山手机卫士,除了老对手360,腾讯也开始涉入安全软件,再加上91、豌豆荚、UC等等一众玩家,金山手机卫士的市场反响并不大,其后推出的手机毒霸、电池助手、手机浏览器也遭遇了同样的竞争红海,于是傅盛不得不掉转船头,瞄准海外。

2012年9月,猎豹发布了移动端的战略级应用猎豹清理大师,依靠超出同类软件30%以上的强大清理能力,用户量一年半即突破2亿,成为谷歌应用商店工具类排名第一的软件。围绕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又推出了猎豹安全卫士、猎豹3D桌面与猎豹输入法等一系列软件,组建了猎豹产品矩阵。

2014年5月,猎豹顺利登陆纳斯达克,股价在一年后达到峰值。这是傅盛的高光时刻,一篇《傅盛豹变》的文章更是将其拔高到了一线企业家的队列。与之相伴的是猎豹与谷歌、Facebook的亲密关系——2015年,谷歌CEO桑达尔·皮猜上任后第一次出差中国,傅盛是其午餐会的座上宾;同年,傅盛与时任Facebook COO的谢丽尔·桑德伯格共进早餐。

很大程度上,这源于当时的Google Play还处于散乱碎片化的初期阶段。时任猎豹CTO的徐鸣是傅盛派去美国负责海外业务拓展的先头兵,据他回忆,当时Google Play是一个高度民主且散乱的社会,400万个APP都是由遍布全球的几百万开发者做出来的,其中大部分都是在自己车库或宿舍里单打独斗或三五结伙的程序员。这直接导致了大多数APP缺乏精细化深度运营,空间浪费、垃圾残留现象严重,倒过来影响Google Play的平台吸引力。

彼时,谷歌和Facebook两家公司还在争抢移动互联网流量,努力建设生态,因此对猎豹这样的高性能工具性软件十分友好。2014年的谷歌开发者大会上,猎豹的多款产品,包括此后被下架的猎豹清理大师、安兔兔,都被谷歌当作典型合作案例演示给现场观众。彼时,猎豹移动旗下软件的下载量超越微软,成为仅次于Facebook、谷歌的第三大玩家。

甜蜜期很快结束,随即到来的是漫长而纠缠的斡旋与妥协。

猎豹与谷歌、Facebook关系演变(图:搜狐商业评论;微信:sohubr)

2015年6月,猎豹清理大师因为利用用户隐私信息,向用户推送广告信息,骚扰用户等问题被谷歌下榜,同月,猎豹移动在国内因为弹窗涉及传播淫秽色情违法信息而被网信办约谈和责令整改,猎豹股价四个月内遭遇腰斩。

形势在2016年后进一步恶化,Facebook调整算法以衡量不同位置的eCPM表现(广告千次的展现价值),同时把广告平台向更多第三方广告平台开放,此举导致猎豹广告投放价值降低,广告收入也被竞争对手分流。2017年2月,因为涉嫌欺骗用户,Facebook突然叫停所有中国工具类应用广告,猎豹也在名单之列。2018年1月,谷歌推出新政策,禁止开发者在APP中加入锁屏广告,而当时锁屏广告是猎豹的重要收入来源。

真正致命的一击是在2018年11月,一家美国第三方移动应用分析公司Kochava指控猎豹移动的7款软件存在广告欺诈行为,美国国会议员表示猎豹从美国用户手中窃取数据,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此举导致Facebook终止和猎豹的合作,来自Facebook平台的广告收入被全部砍掉,猎豹由此更加依赖谷歌平台。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9年10月,谷歌冻结猎豹旗下四款主要应用的大量广告收入,2月20日将大部分返还猎豹的同时,也发布了“死亡通牒”:下架猎豹移动旗下45款应用程序。3月8日,猎豹投资的移动设备端基准测试应用程序安兔兔被下架;3月11日,小豹翻译棒硬件的配套APP被下架。至此,猎豹在海外的生存空间几乎被挤压殆尽。

关于此,一种解读是谷歌、Facebook在平台生态不够健全时,对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卫士等工具性软件持宽松政策和开放态度,但经过了早期的散乱经营,平台自身开始演化出清理、安全等过去由系统工具填补的空白,颇有些“过河拆桥”的意味。

另一种解读则是,随着平台的用户流量争夺期结束,确定了各自的市场空间,开始注重用户体验,而大量工具软件由于盈利的需要,或多或少存在不规范行为,比如涉嫌恶意收费、违规收集用户信息、强行捆绑推广其他无相关应用等等。随着平台生态的不断完善,类似的清扫行为是必然发生,且会越来越多。

彼之蜜糖,今之砒霜。曾经帮助猎豹拿下海外市场,构筑其60%收入的巨头们,如今成为掣肘其发展的最大障碍。

02

猎豹的加减法

之前已经叙述过,傅盛对平台早有警觉,也一直在寻找替代路径。在谷歌、Facebook释放消极非友好信号的同一时间,猎豹密集地在直播、短视频、游戏、机器人等赛道打出子弹——

2015年4月,投资短视频项目Musical.ly,2016年8月,以5700万美元收购法国新闻内容推荐平台News Republic,同时收购“钢琴块”、“跳舞的线”和“别踩白块儿”等轻游戏进军游戏市场。同年,成立海外直播子公司Live.me和人工智能公司猎户星空,推出豹小秘服务机器人、小豹AI音箱、小豹AI翻译棒等智能产品。

理想计划中,猎豹将拥有新的“三驾马车”,由工具软件充当现金牛,为新方向娱乐内容和人工智能提供弹药,三者并驾齐驱,将有效预防工具业务萎缩带来的广告收入下滑。

从数据来看,这一计划并没有达成,娱乐内容和人工智能没有扛起收入大旗,截止2019年Q4,人工智能业务只为猎豹贡献了4.6%营收,娱乐内容虽然占比与工具应用相当,但在总体营收大幅下滑——环比跌33.47%,同比跌55.69%的背景下,也出现了断崖式下跌。

猎豹2019Q4、2019Q3、2020Q4各业务板块营收数据(来源:SEC)

AI是被傅盛寄予厚望的新赛道。作为后入局者,傅盛寄希望于以产品赢得市场,而非技术。在傅盛看来,机器人领域,技术先进与否是个伪命题,他的衡量标尺是AI、硬件、软件、服务各占25%。

自2016年喊出“All-in AI”的口号后,猎豹在短时间内密集布局,高潮是2018年的机器人之夜。猎豹一次性推出了五款搭载自主研发Orion OS系统的机器人,包括接待机器人豹小秘、零售机器人豹小贩、儿童陪伴机器人豹豹龙、小豹AI音箱和无人值守咖啡店豹咖啡。

截止目前,猎豹形成了to C翻译棒、智能手表,to B语音交互方案、线下场景机器人的产品矩阵。其中小豹翻译棒单品表现优异,2018年以15000台销量拿下“双十一”全网销冠后。但考虑到翻译棒客单价较低,作为智能交互平台的想象空间远不及智能音箱,再加上科大讯飞、搜狗、百度等巨头的争食,压力不容小觑。

另一组被媒体广泛引用的数据是:猎豹AiM商场机器人大屏网络在全国33个城市、743家商场落地,部署超过5500台。基于此,猎豹在刚刚过去的3月推出了“涅槃行动”,借助AiM商场机器人大屏网络,免费向线下商家提供广告资源。

毫无疑问,变现压力下,猎豹重新走上了卖广告的路子。这又是一片红海,分众、新潮作为线下广告龙头鏖战已久,其背后的BAT势力拉锯更是错综复杂,且线下广告自身也在智能化——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表示,分众将从人脸识别、收视统计、投放优化等方面迎接AI落地。目前猎豹尚未建立自己的护城河,站稳脚跟已是难事,分担营收压力更是遥远,

一位业内观察者告诉搜狐商业评论(ID:sohubr),猎豹做AI无论从技术还是产品层面,都没有优势,押注AI更多是一种别无选择的投机行为。

另一条支线——游戏和内容曾经撑起傅盛关于多线作战的想象。2014年开始,猎豹几乎每年都有一款游戏被谷歌商店提名为年度游戏,旗下《砖块消消消》、《钢琴块2》、《滚动的天空》、《跳舞的线》用户基础庞大,依靠“免费游戏+广告”的模式,成为猎豹的第二收入支柱。

但猎豹旗下多为休闲类轻游戏,不同于《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大型手游,开发商单纯依靠玩家氪金行为都能赚翻,根据最新财报,猎豹游戏收入77.3%来自广告,其余来自内购,盈利模式相对单一且极度依赖平台。据媒体报道,猎豹旗下一款日入数十万美元的游戏就曾因为Facebook停止合作,收入瞬间缩水三分之一。

另一个负面信息来自大环境,游戏市场近年来二八效应加强,爆款游戏吸引了大批用户,腾讯、网易成为最大赢家,原有休闲游戏市场几近饱和,猎豹又缺乏新的爆款游戏,娱乐收入也不断萎缩。根据最新财报,猎豹四季度娱乐收入同比下跌了12.6%。

现阶段的尴尬境地,也源于历史上的某些错过。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傅盛称猎豹还有重新触发的资本,“账上还有近7个亿美元的现金和投资”。这笔钱很大一部分来自2017年将Musical.ly和News Republic出售给字节跳动的交易,当时猎豹换回了约3亿美元的现金加上字节跳动的股权,其后又通过出售字节跳动股权套现了至少近1亿美元的现金,此举与软银套现阿里股票纾困的操作雷同。

断舍离的同时,猎豹也错失了本该抓住的良机。

傅盛曾力主Musical.ly推出中国版,只是产品推出后市场反馈不及预期,40万日活对比抖音500万差距明显,傅盛一度想要拉腾讯入局阻击抖音,但彼时腾讯对短视频并不看好,遂作罢。事后来看,如果当时腾讯意识到短视频的重要性,打出这枚子弹,不仅可以免去自己当下千方百计挽回短视频劣势的局面,也将为猎豹谋得一步好棋。

如果说Musical.ly是无法成功对外说服,News Republic的出售则是猎豹内部对能否做出海外版今日头条的意见不一导致。值得一提的是,彼时快手抖音都在Musical.ly,市场传言傅盛曾利用天使投资人的一票否决权坐地起价,要求收购方必须一起买下News Republic和Live.me,宿华觉得傅盛过于霸王条款,没有接受,但张一鸣接受了,他多花了8660万美元买下News Republic,并给Live.me投资了5000万美元。

决然如张一鸣,造就了抖音的弯道超车,字节跳动对Musical.ly的收购也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少数可见的精彩收购案。当下Musical.ly已经并入TikTok,成为字节跳动攻占海外市场,对垒快手的重要杀手锏。

而如今的局外人傅盛则在事后反省,当时公司业绩已经在下滑,没有多少精力投入,再加上All-in AI,觉得在内容上花不起时间了,于是卖掉一了百了。

03

两种人格

回溯猎豹一路走来的历程,质疑与赞叹共生,如同外界对傅盛的评价一般分裂——有人说他是个谦逊低调的好学生,“雷军一说话,傅盛就掏出笔记本”的传闻广为人知,也有人见过他见佛杀佛的锋芒毕露,猎豹合伙人肖洁说,360时期的傅盛也会不顾忌别人感受,宁折不弯。

伴随着自卑和自信的两种极端状态的,是傅盛创业经历的跌宕。傅盛说,自己创业遇到的是一块贫瘠之地,要在夹缝中求生。“你每次都在修船,修好了,来一个洞,再修,周而复始。”

故事的开始不免俗套,怀揣着400块钱的江西小城青年来到北京,试图通过考学镀金来完成人生跃升,但无奈考研失败,遂加入彼时刚刚起步的互联网行业,其后历经多次辗转,不但自证价值,往上攀升,直到触达纳斯达克敲钟的里程碑。

这是2015年之前,往后,傅盛进入了横盘跌宕阶段。事实证明,维持奇迹和创造奇迹之间,前者是更难的。任何事物都难以抵挡周期,但曾经成功的骄傲又迫使人难于甘心。

作为一个典型的草根创业者,傅盛符合商业社会追捧的“PSD型人才”全部定义:Poor,出身贫穷,家境、学历都十分普通;Smart,聪明,带领团队做出360卫士,推出猎豹清理大师卡位出海红利都足以证明;Desire,渴望成功的野心,从其考研、创业、上市的人生选择来看,傅盛是极度渴望成功的。

加入3721后,傅盛遇到了帮助自己树立职业人格的第一位大佬级人物——周鸿祎,后者横冲直撞的肆意做派给了他极大冲击。此前傅盛是个考研失败、缺乏自信的社会新人,经历了从3721到奇虎360的五年后,360安全卫士成为公司主打项目,傅盛又变得极度自信。

成功的验证,让傅盛身上某些与周鸿祎类似的特质开始凸显:比如肆意,比如直接。意料之中的闹掰终于发生,师徒反目的戏份在媒体渲染下不断发酵,傅盛最终离开360,接过了经纬张颖抛出来的橄榄枝。经纬期间,傅盛似乎回到了360早期的沉默状态,张颖形容他“不强势”、“很少发言”,直到雷军的出现。

事后来看,雷军对傅盛的影响都很难用一两句话简单概括,前者穿越了两个时代仍能书写辉煌的经历俨然是傅盛心中的标杆,而低谷期的肯定,支持其接掌金山网络的坚定立场,又让其具备了私人意义上的朋友和导师角色。

沉稳内敛的雷军没有改变傅盛的第一人格,时至今日,任性的本色仍会出现,让傅盛间歇性地现身新闻热点,就像今年2月疫情期间,傅盛在经纬中国创投群的怒怼行为。

接掌金山网络后,傅盛书写了一段逆风翻盘的故事——抵御360,出征硅谷,纳斯达克敲钟。这是傅盛人生中最耀眼的时刻,多年以来的“白日梦情结”得以告慰。自我证明的骄傲涌上心头,傅盛又找回了极度自信的状态。

自卑-自证-自信的循环伴随着傅盛前半生,而现在,他又来到了一个新起点。3月6日,傅盛刚刚度过了42岁生日,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从3721时代就伴随傅盛的徐鸣,卸任猎豹总裁后创办了银河航天,目前估值50亿元,前猎豹高管陈睿离职后做了bilibili,后者前年登陆纳斯达克,目前市值已达80亿美元。

一个令人玩味的细节是,今年初猎豹新上任了CFO任今涛,他曾帮助陈一舟谋划过人人网的私有化,此次履新猎豹,或许是股价跌至冰点下,傅盛的又一次转圜。

其老东家360就曾在美国股价惨淡之际,选择私有化回归A股,市值从不足90亿美元,直接跃升至600亿美元。这笔交易对360以及其他相关利益人而言,都是一场多赢。但目前360股价基本跌回回A前的水平,某种程度上验证了此前媒体关于其收割A股中小投资者的质疑。

傅盛会否走这条路,尚未得知。但参照正苦于转型企业级市场的360,纵然有资本操作的空间,业务本身仍然是最硬气的资本。

借用张颖常说的一句话:“自强则万强。”除了再次自证,傅盛别无他法。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