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搭台资金配合唱戏,中潜股份疯涨超10倍,一场割韭菜盛宴?_搭台唱戏

发布时间:2020-04-03 14:00:58   来源:新股    点击:   
字号:

原标题:公司搭台资金配合唱戏,中潜股份疯涨超10倍,一场割韭菜盛宴?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抛开新股不说,今年以来累计涨幅之最的桂冠,花落中潜股份(300526.SZ)。

据通达信统计,今年以来,截至4月2日,中潜股份的累计涨幅高达256.5%,能排在其前面的,只有新股斯达半导(603290.SH)和新股瑞芯微(603893.SH)。如果从2019年6月起涨算起,中潜股份的累计涨幅更是惊人达到十三倍。

当然,上涨过程中,也伴随着员工持股公司的减持,一众高管的减持,第一大股东的解禁,幕后老板的套现以及资本大佬的介入,外围资本的举牌,再衬上公司披露的并购消息助兴,好不热闹。

来源:通达信 跨界并购助推

中潜股份主要从事适宜各类人群、各种水域潜水、渔猎等活动防护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产品所需新型复合橡胶材料的研发、生产;以及自主品牌推广及休闲潜水运动的推广等。

中潜股份还蹭上过疫情热点。此前由于物资的紧缺,有投资者想到了潜水眼镜而关注到了中潜股份,以至于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中潜股份还专门强调受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公司深圳市中潜潜水运动有限公司尚未正式复工。

资料显示,中潜股份的深圳市中潜潜水运动有限公司主要产品中,就有防水防雾的潜水面镜。而中潜股份则是国内唯一集生产潜水装备产品及提供潜水服务于一体的上市公司。

来源:官网

回看中潜股份的业绩,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有3098.59万元,同比增长了36.51%。不过受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导致公司年度报告审计机构各项审计工作完成时间比原计划滞后,将披露时间由2020年3月28日变更为2020年4月15日,据称相关审计工作正在进行中。

中潜股份业绩成长性看起来还不错,但相比独孤求败的股价表现来看,还难望其项背,目前中潜股份的动态市盈率已经达1239倍,煞为奇观。

来源:通达信

其实,中潜股份的大涨,还和其并购有关。3月中旬,中潜股份称将收购合肥芯鹏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合肥芯鹏)100%股权和共青城海之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即将持有的大唐存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大唐存储)9.051%股权。因合肥芯鹏持有大唐存储75.065%的股权,通过此次交易,公司谋求以间接持股的方式持有大唐存储75.065%的股权。交易完成后,中潜股份就有望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的方式持有大唐存储84.116%的股权。

这个大唐存储,成立于2018年6月7日,注册资本21990.297万元,公司专注于存储控制芯片设计研发,团队由大唐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核心技术成员及固态存储控制芯片设计领域的专家组成,大唐存储致力于固态存储控制芯片开发、安全固件算法研发,并提供技术领先的安全存储产品解决方案。

中潜股份介绍,大唐存储是国内少数掌握商用最高安全等级国密商用算法芯片技术的公司,产品可应用于通信、电力、金融、铁路、教育、云计算及工业控制等领域,为不同行业客户数据安全存储提供安全保障。公司以高安全、高性能、技术创新为产品目标,为不同行业客户提供定制化、差异化安全存储解决方案。

来源:公告

中潜股份表示,通过交易,希望可以由此切入新的高科技产业领域,为公司增加新的利润增长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该标的2018年才成立,2019年亏损810.02万元,2020年前两月净利润亏损250.96万元。这也是市场质疑的地方。

换手率如同“过家家”

乘着这阵东风,资金炒作中潜股份股价来,不遗余力,这也造就了中潜股份累计涨幅的可观。不过从盘面来看,中潜股份的上涨,更好似小众范围的“过家家”,每天的换手率极低,并没有什么筹码在交换。

比如最近涨停的两天,4月2日中潜股份的换手率0.44%,成交额1.46亿元;4月1日换手率为0.79%,成交额2.35亿元。统计发现,上一次换手率超过1%,还是在3月20日。每天的交易参与者实在是少,这个还从封单可以看到,4月2日当天,中潜股份的封单只有686手,买2至买5价位上的买单,更是只有几手甚至1手。今年以来,中潜股份的累计换手率为也就31.35%。

来源:手工统计

“换手率太小庄家不好出货,只好不断拉高以图吸引人气”,有投资者如是认为。这样的模式,市场上曾也有出现过,比如派生科技(300176.SZ)。数据显示,在派生科技2019年3月28日断崖式崩盘之前,其股价也在不断拔高高歌猛进,且持续时间以年为单位。和中潜股份同样的特征便是每日的换手率小得可怜,单日换手率超过2%以上的都很少见。到最后派生科技的幕后资本在高位派发筹码之时,无人接招就只好一跌再跌,最终股价几乎就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那么,中潜股份未来会出现筹码集中大量派发的情形吗?暂时无解。

龙虎榜显示,游资进进出出是中潜股份的常态。4月1日,东兴证券上海虹口区广灵二路营业部以4661.16万元买入金额为当天买入第一,但该营业部也同时卖出了1697.58万元,位列卖出前五第二把交椅。另3月31日披露的三日龙虎榜显示,中银国际证券上海裕民南路营业部买卖都很积极,金额分别为1.04亿元和6055.53万元,东兴证券上海虹口区广灵二路营业部继续榜上有名,买卖数千万元。

来源:通达信

来源:通达信 谁是最大受益者?

如果说游资的舞蹈只是助兴的话,享受股价的盛宴还另有其人。

翻阅昔日公告,2019年4月4日,持股4.59%的股东惠州市祥福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惠州祥福)计划以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计划6个月内减持3.09%,减持原因是自身资金需要。需要指出的是,惠州祥福为员工持股公司。该公司2019年二季度时减持了171.45万股,三季度时又减持了170.65万股。

没过多久的2019年7月5日,中潜股份又发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计划的预披露公告,董事兼副总经理明小燕、副总经理刘国才、副总经理肖顺英、副总经理周富共、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卓泽鹏,将于减持计划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数量合计不超过3.9万股。虽然看起来数量不多,但这已经是一众高管的减持上限了。后续信息显示,高管刘国才、肖顺英、周富共迅速套现,均在2019年8月中旬完成减持。卓泽鹏在2019年9月完成减持。明小燕则选择了按兵不动,一股未减。

再后来的2019年8月2日,有6482万股限售股获得了流通,占总股本的37.98%,规模甚为壮观。其中,爵盟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爵盟)持有的5775万股(占总股本的33.839%)全部获得解禁流通,深圳市爵盟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深圳爵盟)获得流通的股份有707万股(其持股量5429.17万股,占总股本31.813%)。当时香港爵盟与深圳爵盟互为一致行动人,两者合计持有1.1亿股中潜股份。

来源:公告

香港爵盟即中潜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其随即表示6个月内将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减持不超过1600万股,占总股本的9.375%。自然人刘勇很快站了出来,接走了这1600万股,转让价格设定为24.498元/股。这之后,香港爵盟与深圳爵盟一致行动人的关系,也解除掉了。

48018e2f435d5ee72256.png" />

来源:公告

2019年9月4日,中潜股份披露称香港爵盟股东方平章、陈翠琴(夫妻)与“济州岛赌王”仰智慧签署转让协议,方平章、陈翠琴将香港爵盟合计100%股权,转让给仰智慧,转让价款总计为4873.7万美元(约3.45亿元)。转让完成后,仰智慧将持有香港爵盟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24.464%的股权。由此,方平章、陈翠琴完成了套现,置身事外。仰智慧成了中潜股份的第二大股东。

仰智慧可不是没有名头的人,其历任堆龙德庆皖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法定代表人、蓝鼎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董事局主席。仰智慧的产业覆盖酒店、物业管理、医疗器械、金融服务、投资等,其中持股蓝鼎国际发展有限公司50.48%的股份,和华夏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25.5%的股份。2019年9月4日中潜股份的收盘价为55元,24.464%的股份对应市值约为23亿元,远远高于仰智慧花费的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中潜股份这波上涨的主力之一,还一度构成了举牌,成了持股5%以上的股东。

2019年11月4日公司披露称收到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泽盈)的相关函件,北京泽盈于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10月30日期间通过旗下16家基金,以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增持公司股份974.476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71%,增持均价29.88元。如果该股东手握筹码至今的话,其账面浮盈可想而知。

来源:公告

来源:天眼查

4月3日,中潜股份高开冲高回落,目前股价在200元/股附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