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肝病巨人到医药航母,这只千亿规模的港股药企如何大象起舞?|巨人级航母

发布时间:2020-01-29 12:31:45   来源:大盘    点击:   
字号:

原标题:从肝病巨人到医药航母,这只千亿规模的港股药企如何大象起舞?

磨剑依稀五十载,白发皓首燕归来。

艰苦专研终不缀,硕果丰存桃李开。

这首小诗用来描述医药人在追求医学成果道路上的孜孜不倦最为贴切。心无旁骛的坚守对学术研究固然重要,但对一家制药公司来讲,从一开始就具备前瞻性眼光就像是决定输赢的地基——在肿瘤药炙手可热的今天,昨日的赛道选择显得十分关键。

恒瑞医药(600276-CN)、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石药集团(01093-HK)、齐鲁制药是中国当下顶级的制药“四公子”。在它们身上有许多共性,比如都脱胎于国企,研发、生产、资本基础都较好,与此同时它们无一不是最早的那批从最初的主业转到肿瘤创新药的药企。

以恒瑞医药为例,与30年前大大小小药企(包括老牌国企华北制药(600812-CN)、哈药集团等等)一头扎入抗生素的红海不同,年轻的孙飘扬厂长拍板“做大厂不想做的,小厂做不了的”研发战略。现在回头来看,恒瑞医药的做法无疑非常具有前瞻性。当我国的疾病谱从传染病过渡到慢性病和肿瘤的时候,一马当先的恒瑞医药成了最大的赢家。

但今日我们想要复盘的主角并不是恒瑞医药。在国内一线梯队里也有一家也又准又快的制药公司,江湖人称“肝药巨头”、“首仿之王”。10年前,它以仿制药结合创新药的方式启动转型的命运之盘,在如今医药行业非常重要的变革期,它用坚守写下一段与时俱进的华章。它就是中国生物制药。

十年复盘,港股医药龙头进化简史

翻阅中国生物制药年报,会发现2016年成为了它发展线中一个转折点。从那年起,伴随着中国生物制药进入仿制药丰收期与创新药高速发展期,股价得到大幅飙升,3年内市值增长超过4倍。但实际上我们所看到的是中国生物制药仿创初步显效的节点。

漫漫十年的转型路,起家于肝病药物、心血管药物的中国生物制药试水肿瘤药要更早,是在2006年至2007年;这一阶段中国生物制药的主力药品仍以肝病药和心血管药物为主,包括部分抗感染产品。而肝、心血管、抗感染、肿瘤等多领域全面开花是在2008年至2010年间,主打产品包括化疗相关的赛维健、止若、王牌药润众(即恩替卡韦)等等。

2011年之后,中国生物制药开始大力进军抗肿瘤领域。2018年5月11日,公司的第一个自主研发的创新药安罗替尼获批,当日中国生物制药的市值超过了1600亿港元;3日后,公司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靓丽的业绩刺激市值再破1700亿港元大关并创下股价新高,龙头地位已经奠定。

但创新之路崎岖,即便是基础夯实如恒瑞,也难免出现产品断档,业绩平淡的情况。2018年6月以来,由于原始业务侧重,仿制药特别是肝药品种受“4+7”试点集采降价影响,出现增速放缓或者下滑的情况。与此同时,中国生物制药在研新药进度受阻,在新获批的产品基数仍小的情况下,市场一度质疑龙头转型的能力。

所幸的是,安罗替尼销量屡超预期,加之后期多个临床批件进展喜人,又与康方生物合作获取PD-1品种,中国生物制药在肿瘤领域最终实现多次弯道超车。国内药企研发实力对比主要参照其1类新药(化药+生物药)以及3.1类仿制药品种数量,而中国生物制药的3.1类化药全国数量最多,1类新药申报数量是28个,全国排名第二,仅次于恒瑞(药智网)。这就是中国生物制药的营收维持稳健增长,市值再度回归千亿规模的重要原因。

除了从罗列产品的所属和肿瘤药收入占比的提升可以判断中国生物制药转型的路径外,2011年开始,公司的研发费用也出现大幅上涨的迹象,反证管线中肿瘤药品种为何迅速扩充。

近几年来,中国生物制药在夯实抗肿瘤领域的护城河上花费的力度有增无减,特别是在2011年至2018年新出的晴唯可、首辅、格尼可、依尼舒等产品助力公司市值再冲历史新高。从新药受理情况来看,到2018年年末,中国临床项目接近500个,较10年前翻了十倍,其中抗肿瘤品种占比41%。安罗替尼作为中国生物制药首个上市后销量持续超预期的创新药,显而易见是充当了排头兵的先锋角色,为后续肿瘤药上市后开拓渠道。

注定要创造历史的安罗替尼,坐拥百亿市场

安罗替尼是一种新型小分子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能有效抑制VEGFR、PDGFR、FGFR、c-Kit等激酶,具有抗肿瘤血管生成和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2018年,安罗替尼以非小细胞肺癌适应症获批国内上市,现已进入医保谈判目录,售价分别为357元(8mg/粒)、423.6元(10mg/粒)以及487元(12mg/粒),医保支付范围限既往至少接受过2种系统化疗后出现进展或复发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在全球范围内,目前已通过FDA批准的非小细胞肺癌药物接近30种,大致分为非靶向化疗药物、小分子药物、血管生成抑制剂以及生物靶向药。其中血管生成抑制剂贝伐珠单抗和舒尼替尼在2018年全球销售额分别达到70亿美元和11亿美元,对标国外,安罗替尼未来市场潜力若隐若现。

安罗替尼的市场潜力还体现在另一方面,那就是现已在中国上市的以VEGFR为靶点的品种甚少,仅有舒尼替尼、尼达尼布以及安罗替尼。而作为唯一一款适用于非小细胞肺癌三线用药,在经过一二线治疗无效之后,医生和患者若选择进行三线治疗,目前国内仅有安罗替尼可供选择——换言之,安罗替尼对标的群体是空白的市场。按照非小细胞肺癌占肺癌比例为80%,晚期患者比例40%测算,全国每年非小细胞肺癌晚期患者约25.0万人,这都是安罗替尼的潜在的市场(申万宏源)。

PD-1研发失去先机,突破点在于安罗替尼+PD-1联用

在肿瘤热门靶点领域,市场空间最大的无疑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当中尤其以PD-1药物为甚。EvaluatePharma预测,2020年全球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市场将占到全部肿瘤治疗市场的 23%,规模将达到350亿美元。而国内药企中信达生物、君实生物、恒瑞医药、百济神州在PD-1药物上已经实现突破,相继在2018年和2019年间获批上市。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为了把握PD-1的市场机遇,中国生物制药通过与通过与康方生物合作的方式快速切入市场。2019年6月,正大天晴与康方生物签订合营合同,成立一家合营公司,共同开发康方生物PD-1抗体 AK105项目并推动该药物的注册上市及商业化

合营合同显示,合营公司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6.89亿元,正大天晴将以人民币3.45亿元现金出资,康方生物则以AK105项目的知识产权和相关技术的全部权益作为无形资产出资,双方分别拥有合营公司 50%股权。正大天晴获得对合营公司AK105项目产品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AK105针对市场空间大的适应症非小细胞肺癌有机会令中国生物制药凭借安罗替尼打下的肿瘤管线的销售基础从而实现弯道超车,但在这至关重要的免疫疗法药物方面,中国生物制药展现非常薄弱的一面:追赶靠努力并购而非自身研发。

所幸的是,这个热度急剧提升的免疫检查点抑制有一大弊端,那就是单药使用的应答率并不特别理想。IMpower150研究证实,PD-L1抑制剂阿替利珠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及化疗的一线治疗可延长晚期非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PFS。未来,肿瘤疗法将会趋向越来越精准,而

而中国生物制药无疑能在安罗替尼联用AK105上赢得扳回一局的先机;以组合拳的形式带动肿瘤药的销量将是中国生物制药的必行手段。

无可否认,高端仿制药是中国生物制药最大额价值所在。随着公司收入的新旧动能转换明显,肿瘤管线崛起,肝药板块及润众对整体业绩的影响进一步弱化,新产品接过接力棒继续推动公司增长,中国生物制药长期成长生命线已非常明确。短期内,大象起舞有两大大催化剂:仑伐替尼、布地奈德等重磅品种获批上市且快速放量;PD-1非小细胞肺癌一线疗法三期临床数据优异。

作者:黄玉婷

编辑:彭尚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