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在外的武汉人:辗转回国订酒店不让住,在网吧过除夕 国外滞留7年如何回国

发布时间:2020-01-29 12:34:48   来源:交通    点击:   
字号:

原标题:滞留在外的武汉人:辗转回国订酒店不让住,在网吧过除夕

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1月27日凌晨发布的一封信,公布了目前仍在境外的武汉游客数量:4096名。

已经滞留在新加坡4天的武汉人李姝然就是其中之一。

1月19日,当她落地新加坡时,武汉市卫健委官网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还只有62例。8天后,1月27日,官方通报的全国确诊病例已达2744例,其中武汉698例。这场发端于去年12月的疫情,以武汉为中心,早已扩散至除西藏之外的全国各地。

23日,大年二十九,武汉导游穆欧一晚都没有睡着。这天凌晨2时许,他在手机上刷到武汉23日10时起“封城”的消息后,开始隐隐担心。

“我当时还只是想,如果所有公共交通停运,我该如何从武汉天河机场回家。”穆欧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23日清晨6时许,他接到了航班取消的消息,当天中午,他决定改签最近的航班飞往杭州,并在手机上订了一家当地的酒店。

可他当时还未曾可知,他所预订的那家酒店早已张贴出公告——自1月19日起会对武汉籍和武汉疫区归杭的旅客暂停办理入住手续。由于人们对疫情扩散传播的担忧,部分武汉出境游旅游团队在返程时改签航班、从兄弟城市入境后住宿和返汉交通等方面遇到了困难,一些武汉返乡人员信息甚至遭受泄露,网上对武汉人的“歧视”言论频现。

疫情漩涡中的武汉人出不去,漩涡之外的4096名武汉滞留旅客,归途变得困难重重。

出境顺利,入境难

1月19日凌晨,武汉市卫健委官网还在公布两天前的数据。通报显示,截至1月17日24时,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62例。

这时,李姝然已经抵达武汉天河机场准备登机,她早前就和同事一起在旅行社订好去新加坡的机票和酒店,此时的天河机场已经开始对旅客进行体温检测。

同一班机飞新加坡的导游穆欧18日晚就到机场清点他所带团的人数,准备值机。他注意到,进机场的时候,如果被检测出体温高于37.3度,就会被强制隔离。穆欧带领的团队所有人体温正常,而有的团队出现体温过高的人,当场就被扣了下来,禁止出境。

19日清晨5时许,飞机落地新加坡,穆欧接到旅行社通知,天河机场后续出境航班基本上全部被取消。

作为游客的李姝然对此并不知情,但她也逐渐从微博等社交媒体上感知到武汉疫情的强烈波动。更让她有些担忧的是,在距离武汉4000多公里外的新加坡,电视上都在长时间播出有关这场疫情的新闻。

21日,新加坡官方报告当地已出现7例疑似新冠肺炎。这天,李姝然在朋友圈发了9张游玩照片。“拍照行程到此结束。”她在朋友圈如此写道。

但转过头,她在好友群里坦言,“我都没有心情玩了。”因为,截至20日24时,武汉市累计报告的新冠肺炎病例已达258例,这已经是她19日出境时可知的62例的四倍多。

新加坡首例确诊病例出现在23日,大年二十九。这天原本是李姝然回家的日子。第二天就是除夕,计划中她本来是要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的。

穆欧则一晚上都没有睡着。23日凌晨2时许,他还在玩手机,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破了他的睡意——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称,自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躺在床上,他隐隐担忧的是,第二天白天他飞回武汉的航班落地后,公共交通已经停运,他该如何从天河机场回到30多公里外的家。他用手机地图导航算了算,如果从机场走回去,需要近8个小时。“有没有人一起走?”穆欧当时还截图发了条朋友圈。

难以预料的是,阻挡他回家的岂止是这需要步行的8小时。4天后,他被隔离在了杭州的一家医院里。

新加坡一居民区附近药店大量购进口罩。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两种选择:滞留或无家可归

1月23日,新加坡阳光明媚,武汉阴雨连绵。

这天一大早,当李姝然和穆欧在新加坡机场得知当天飞往武汉的酷航航班被取消后,做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

武汉“封城”令下,全国各地都感到警觉。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日益剧增,武汉人在网络环境中遭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歧视”。现实中,湖北人、武汉人在外地无法入住酒店,一些武汉返乡人员信息泄露的现象频现,让李姝然对转飞国内其他城市后再回汉的方式不太有信心。

她决定,暂时先不改签,等待酷航再安排出后续直飞武汉的航班。于是,她又花费一万多元人民币订了一家新加坡的酒店。

穆欧23日带团到了新加坡机场,他了解到,他们当天可免费改签飞往香港、广州、杭州、南京、长沙等城市的航班。在征求团队旅客意见时,旅客均表示希望尽快回国,他们就直接改签了离被取消航班起飞时间最近的一趟,飞往杭州。有一部分武汉籍旅客从新加坡转飞泰国。

做出决定后,穆欧在网上成功预定了一家杭州的酒店,打算23日晚先在杭州住一晚,第二天再想办法回汉。和他同机抵达杭州的一些旅客多来自湖北其他地市,一些人买了24日早晨的航班从杭州飞回宜昌,打算到了宜昌后再想办法回到各自老家。

事实上,从杭州机场出关,每个人都会经过体温的检疫,穆欧安然离开机场。但当他到达预定酒店时才发现,这家酒店早已张贴出告示称,为响应国家抗击新冠肺炎号召,自1月19日起对武汉籍和武汉疫区归杭旅客暂停办理入住手续。

当酒店得知他是武汉人之后,立刻报警了。

两种除夕:酒店的春晚和半夜的网吧

检疫人员和警察几乎是同时来的。

他们先用耳温枪给穆欧测量体温,后又用体温计再次确认他并无发热症状,但还是要求他隔离。检疫人员、警察、酒店工作人员开始商量他的去处,期间,穆欧又给多个酒店打电话询问是否可入住,当得知他是武汉人后,均回绝了。

商量之后,并无办法。警察只要求他去隔离,却也没有为他指明去处,酒店又执意不许他住,他只好在深更半夜的杭州游荡。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网吧,网管又对他武汉人的身份并不太在意,才终于落了脚,打开电脑“吃鸡”熬时间。

此时已经是1月24日凌晨3时许,除夕,穆欧距离回武汉还有700多公里。

新加坡和中国没有时差,此时的李姝然也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到了24日晚,当地唐人街的年味渐浓,有演出的舞台上欢歌笑语,李姝然站在远处拍了个小视频留作纪念,便回了酒店。

在新加坡的酒店里看春晚。

“终于找到了家里的频道,倍感亲切温暖。”除夕夜,她发了条朋友圈,配上了央视春晚为此次疫情临时添加的朗诵节目。她写道,“第一次在外过年,第一次这么深切地体会到团圆的美好。除了想家,一切都好,祝大家平安喜乐,鼠年安康。”

第二天,大年初一,李姝然和同事要换到另一家酒店。入住前,酒店为她们测量了体温,无发热症状。填写了相关信息后,她们顺利入住。

在国内,穆欧的杭州之行却愈发曲折。他好不容易在24日订上了一家对武汉人身份无异议的民宿,两天后,一觉醒来感觉有些头痛、咳嗽。出于对自己和他人负责,这一次,穆欧自己报了警。当晚,他便被送进了杭州的一家医院进行隔离检查。

回不去的人,不愿被忘记

回不去家的武汉人,远不止他们。

1月27日凌晨,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以下简称“文旅局”)微信号紧急发布《致兄弟城市旅游行业同仁的一封信》,信中提到,从1月23日10时起,武汉口岸旅行团队出境数量为零,但尚有4096名武汉游客仍在境外。

为有效切断病毒传播途径、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1月23日起,各航空公司相继暂时取消了飞往武汉天河机场的客运航班。但前期已经出境的武汉旅游团队按旅行计划将于1月24日起至2月初陆续返程。由于飞往武汉天河机场的航班暂时取消,原计划从武汉天河机场入境返汉的旅游团队,需要改签航班从其他兄弟城市入境返回,入境后,旅游团队需要住宿、返汉交通等服务。

由于人们对疫情扩散传播的担忧,部分武汉出境游旅游团队在返程时改签航班、从兄弟城市入境后住宿和返汉交通等方面遇到了一些困难。

武汉市文旅局呼吁,各航空公司、兄弟城市旅游行业同仁,继续对武汉旅游团队回国返汉给予大力支持和帮助,让出境的武汉旅游团队平安回国返汉,更深切地感受到祖国的温暖;请求兄弟城市文化和旅游部门继续给予大力协调和排忧解难,对所有在外旅行的武汉市民给予必要的帮助,让他们更深切地感受到兄弟城市的温暖和关爱。

27日,已滞留新加坡4天的李姝然在朋友圈里转发了上述信文。

“原来没有被忘记。”她写道。

截至目前,云南各市州、广东湛江、上海、海南海口等地对来自湖北的旅客实行定点酒店统一安置。

在穆欧之后,1月24日,一班搭载335名乘客的航班从新加坡飞往杭州,该航班有武汉乘客116名。据杭州官方通报,飞机着陆后,2名发烧人员被送至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其余武汉乘客在机场宾馆就地隔离,219名其他乘客在市委党校集中医学观察。1月25日晚,也有三架载有武汉乘客的国际航班降落杭州,据中新网报道,3架飞机上共有武汉乘客25名,其中有1名发热病人,已送定点医院治疗,其余24名安排在定点宾馆医学观察。

(李姝然、穆欧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